湖南首批5A級國際旅行社湖南省最佳旅行社中旅集團成員張家界唯一出境社市政府直屬企業/當地最大旅行社
位置導航:首頁>>旅游資訊>> 正文

張家界山景中的“山珍”:楊家界峰墻(組圖)

信息來源:張家界旅游指南網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4-1-30 10:18:43

2014,進入“智慧旅游年”。1月16日“張家界新發現—絕美峰墻楊家界”北京新聞發布會后,張家界首次向全球推介“楊家界峰墻奇觀”的消息隨新老媒體混搭交互在飛速傳播,“峰墻”景觀引發熱議。張家界推介峰墻,多數媒體消息標題都用“長城說”。“長城說”集中在某一篇文章上。這篇文章以“兩千年長城,億萬年峰墻”命題,借喻“長城”,“峰墻”景觀引發熱議,而這一審美比喻也馬上遇到激烈爭論。

    
一、天工與人工

  被戲稱為“張家界策神”的謝方一老先說話直接簡單,他認為楊家界“峰墻”是張家界山景中的“山珍”。他說,長城偉大舉世公認,但楊家界“峰墻”審美不在“偉大”而是“神奇”。“峰墻”與“長城”不是一回事。欣賞風景,其欣賞者的學養在一般游客來說是可以也應該充分包容的。但推介風景,尤其是對世界級地質公園的推薦描述,言說者的學養就應當有相應原則了。張家界風景向世人展示,旅游開放三十多年,從林場蛻變、農民導游言說“看山”到今天,導游詞一直在演變。最早曾有“惡人張萬沖霸占山林”的故事,折射著老百姓的土改意識。像著名的“金鞭巖”,與之附麗的傳說是“秦皇趕山”……迄今為止張家界山景的最成功言說也許是遇到電影《阿凡達》,惡俗的鬧熱與正經的門道,都能成為吸引力經濟元素,這對一個旅游地的促宣來說也都本該包容。但推介張家界“峰墻”,恰恰逢著“智慧年”,針對“長城說”像謝老先生這樣的人就發聲了。

  二、允許自我顛覆

  謝方一說,張家界旅游正處在幾個非常值得關注的自我顛覆階段,山海變幻的知性游、智慧游對世界自然遺產地武陵源的深度體驗,正在顛覆舊的跑馬三日的觀光游,就是這些顛覆之一。 “峰墻”景觀言說爭論聚焦,是張家界在智慧旅游年的一個開場白。謝方一稱,以清晰的地質學概念聚焦推介楊家界“峰墻”與取材地質年代大數據醞釀電影《武陵謠》的科學寫實,正在直逼和挑戰《阿凡達》的科幻!無須3D炫技似是而非的“哈利路亞”--天工巧奪、生態原創,只要把張家界真實的山海變幻展示在你眼前,三億八千萬年的地質史詩從“峰墻”破題開篇--就會夠你心靈震撼!謝方一稱,已故地質學家陳國達《海陸無靜止,風云任流遷》一文科學詮釋了張家界地質地貌,這篇文章正是《武陵謠》史詩大片最原始的腳本。有標新立異的觀點說,旅游沒那么復雜,就是一個“玩”字。景區也好,行業也好,只要玩得起怎么玩法不管他。面對“峰墻”言說爭論,謝方一老先生的觀點是否具有代表性尚不可知,但站在“智慧旅游年”門檻上,“長城說”與“山珍說”各持導向亦未嘗不可。正如《阿凡達》電影的影響力可以后饋于張家界的“哈利路亞”,明確針對“峰墻”、籌謀在先的地質史詩大片《武陵謠》同樣值得我們期待。

  三、“峰墻”推介之“山珍說”

    

  過去三十多年里,張家界旅游的主流解說,是以地文傳說與神話科幻雜糅的導游詞,圍繞著“峰”字來說風景,“峰墻”的概念被邊緣化甚至被忽略淡忘了。謝方一說,“橫看成墻側成峰”是“峰墻”觀賞的審美趣點。“峰墻”景觀集中在楊家界天波府一帶,相對于張家界武陵源景區整體,所占比例不大,所謂“物以稀為貴”,在三億八千萬年的漫長地質年代中,“峰墻”已成為一種絕版奇觀。歷來的統計數字一直說,張家界景區內石英砂巖柱峰有區內石英砂巖柱峰有3103座,千米以上峰柱243座3103座,千米以上峰柱243座, 最高峰為兔兒望月峰,海拔1264.5米……唯獨未曾有過對“峰墻”的描述。峰三千、墻數堵--因為稀貴。故為“山珍”!

  謝方一還說,出乎于山、異乎于山,這八個字主要是講張家界石英砂巖峰林地貌。游覽張家界,一定不是看山,山有山的常態,張家界風景是非常態的。怎樣非常態?若筍如劍,向天突兀,那不是山,是非常態的山,峰。這樣非常態的山,相對于天下群山,自然是奇觀,而“峰墻”那就是“奇觀中的奇觀”了。

    
  “峰墻”有很多觀賞點。在三億八千萬年的海陸變幻中,古海、臺地、方山、峰墻、峰林……各自彰顯張家界風景原始載體與外力雕鑿的序列關系。今天,我們若以知性審美去張家界看風景,不再是三日游走馬觀花,而是凝神靜氣從“峰林”開始,溯蹤“峰林”前的古海、方山、臺地,而后才是“峰墻”的子孫后輩三千峰林,這是一種三億八千萬年的動態閱讀,相對于百歲人生,能找到這樣體驗,又何其難得!謝方一解釋說,在張家界武陵源大景區中,“峰墻”景觀的散布并不小,只不過不同的“峰墻”有不同形態。作為世界自然遺產的識別地標,張家界有一處景點叫做“御筆峰”。獨具風姿的“御筆峰”,是方山臺地四向剝蝕并受重力作用,風化散落、滑墜崩塌,剩余下來的壽星級老殘體。

  時下可供直觀的“峰墻”在楊家界,是方山臺地雙面剝蝕的結果。在這些平行排列著的奇異的“峰墻”中,我們順著墻體底部往上看,可以看到某些“墻”的端部依然曝露出雛蜂。真不知要在過多少年月,這些發育的雛峰才會“老”成“御筆峰”那個模樣!

  在峰林與方山臺地之間,還有單面的山墻如“百丈峽”。那是在張家界武陵源大景觀中的一道南北向地槽的西側,刀劈一般的絕壁陡墻。“墻”的另一面背部連著臺地,屬于巨大無比的半邊墻,在人類眼中要發育成峰林幾無可能。 
上一篇:沒有數據了
下一篇:《張家界·魅力湘西》本月15日起休演半個月

網友評論

   聯系方式:
 驗證碼
 


安徽快3开奖号码今天